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冬日閑談


我懶洋洋的靠著椅背,把兩條腿翹在走廊的水泥圍欄上。嘴裏嘟喃著:"你知道嗎?整個上午,我捧一大捆網線在那堆桌子後面鑽來鑽去。感覺自己像個大老鼠,還是腰酸的老鼠。"阿智聽的大笑起來。他擠眉弄眼的湊過來說:"是啊,是啊。我想這一定合大老鼠的胃口。"說著他遞過來一包餅幹和一杯冒氣泡的可樂。

大口的可樂澆到喉嚨時,我感到一陣哆嗦。這刺激性飲品帶來的瞬間快感確不是茶能相比。

陽光這時移進了整個走廊。我靠得更後了。冬日的太陽特別溫和,像撲在臉上的綢緞。我閉上眼睛,渾身輕飄飄的。旁邊傳老同學嚼餅幹的沙沙聲。

忽然我回憶起了學校的操場,以往這樣的日子裏,整片的金色似乎都在發著光(那時的操場是黃泥地)。"阿智,以前念書時在這樣的天氣裏,我們通常都愛幹點什麼?"

阿智嚼著餅幹說:"嘿嘿,你麼,一定捧著足球在操場上亂躥。"他喝了一口可樂,和餅幹一起咽下。接著說:"那時我們班級裏再沒別人玩這種運動,我總是見你一個人在操場玩球。我想你一定蠻寂寞。"

我微微睜開本已閉上的眼睛,微笑著說:"那是否因為同情我,後來才陪我玩球的?"他呵呵笑道:"一半一半吧。"他頓了頓又說:"其實我也挺寂寞,我不喜歡那時的同學,和他們合不來。我除了泡圖書館外,就喜歡跑步。特別是奔跑時,風兒掠過臉頰的感覺。"說著他又笑了起來:"可惜我腳太臭了,常挨你訓。哈,你訓起人來可真凶。"我聽的大笑。轉頭望著他說:"那今天給你扯過來搞機房,不是什麼仇都報拉。"說完,我們倆都仰天大笑康泰旅行團。笑得咳嗽不停。

過了一會混合著咳嗽的笑聲漸漸平息。阿智也學著我的姿勢,把腳翹在了圍欄上。仰天靠著椅背,把剩下的小半杯可樂放在地上,兩只手交叉放在胸前。

對面街道上傳來各種引擎和喇叭混合的聲音,人們斷斷續續的談話聲。忽然我有種安寧的感覺,四周的噪音開始模糊。只有風吹過樹梢,陣陣擺動時,葉子互相摩擦的聲音。

這時,阿智夢囈般的聲音從耳邊傳來:"小時候,前面的那片全是農田。沒有高樓,也沒有這樣的大街。那時河水還很幹淨。"我轉頭望著他的臉。他閉著眼睛,嘴角微翹。像是在做著香甜的美夢。

接著他半睜開眼睛,提起右手指著對面的街道說:"那裏原來種著許多紅薯,我小時侯常帶著一群小孩去那偷……哦,不。是"挖"."說著自己也笑出聲來。

我塞了塊餅幹到嘴裏,嘟喃著:"這種事我也幹過。好象這個,"挖"來的紅薯烤出來特別香。"

阿智聽的哈哈大笑,他興奮的坐直身說:"對對,沒錯。那時我們把'挖'來的紅薯藏在衣服裏,跳到河邊常停著的小舟上,劃到河對面康泰導遊。那時的河邊立著一座停龍舟的小竹棚。我們就在那烤'戰利品'".

我聽的也興奮起來,坐直身。插嘴說:"烤紅薯我內行啊。其實說烤,不如說燜得好。"我喝掉了最後一口可樂,把杯子放在水泥圍欄上,接著說:"先在土裏挖個坑,把木柴放在坑裏燒成木炭。然後把紅薯埋在這堆燒著的木炭裏。這樣燜出來的紅薯才不會因為溫度不均勻而一些地方烤糊,另一些地方沒熟。"

他愣了一下,模樣古怪地說:"原來這方法那麼流行,本還以為只有我知道呢。"說完,我們又捧腹大笑。

笑聲漸息,我們又像原先那樣舒服的靠在椅背上。一陣微風掠過,一片樹葉飄落在我的胸前。我半耷拉著眼皮,微微抬頭盯著那棵不知名的樹。冬季裏它還能這麼綠,真是一棵好樹。我慢慢閉上眼睛。這時,阿智夢囈般的聲音又響起:"老同學!我覺得……我覺得這麼坐著,邊曬著太陽邊聊天,挺享受的牛欄牌問題奶粉。"

忽然我心中一動,伸了個長長的懶腰。吐出一口氣說:"對……享受原來是如此簡單。"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5 2017/06 07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